• <rp id="tc9oc"><menuitem id="tc9oc"><tt id="tc9oc"></tt></menuitem></rp>

  • <video id="tc9oc"><div id="tc9oc"></div></video>
    1. <video id="tc9oc"><input id="tc9oc"><noframes id="tc9oc"></noframes></input></video>

      1. <source id="tc9oc"></source>

      首页 要闻 原创 政务 旅游 图片 政法 教育 民族 州市 网视 财经 热点 健康 信息 云南故事 融媒报道

      佤族:阿佤人民再唱新歌

      2019年07月29日 13:50:15 来源: 《瞭望》新闻周刊

      6月15日,云南省西盟佤族自治县勐卡镇班哲村白鹇鸟文艺队在表演甩发舞。胡超 摄  

        ◇曾经的原始部落摇身一变,成为美丽宜居的新农村

        ◇比村庄变化更大的,是佤族人曾经封闭的头脑

        黝黑的皮肤、嘹亮的歌声、奔放的甩发舞……在云南诸多“直过民族”中,佤族人热情豪迈的个性让人印象深刻。

        尽管天性乐观豁达,但佤族部落往昔的生活却封闭贫苦。直到新中国成立,他们才迎来了改变命运的曙光。

        2018年,佤族聚居的云南省西盟县、沧源县脱贫摘帽。曾唱响《阿佤人民唱新歌》的佤族人,又载歌载舞,唱起了新时代的喜悦之歌。

        原始部落的启蒙

        清新湿润的空气,翠绿茂密的植被,颇具佤族特色的现代建筑……置身西南边陲小城云南省西盟佤族自治县,眼前美景令人心旷神怡。

        这座小城有一句随处可见的旅游宣传语——人类童年·西盟佤部落。这是因为“新中国成立之初,佤族还处于原始社会末期,就像人类的童年阶段。”西盟县委书记杨宇这样解释。

        国家民委组织编写的《佤族简史》一书,记载了佤族部落过去原始生活的细节:新中国成立前,佤族人过着刀耕火种的生活。他们把山上的树木和茅草砍倒,再放火烧光,不犁不挖直接点种。有时会有些以物易物的交换行为,村寨保留着全民所有的公有地,村寨成员都可以自由开垦使用。

        最为原始神秘,甚至让人毛骨悚然的,是佤族猎人头祭谷的习俗。每年播种时节,为了祈求风调雨顺、粮食丰收,佤族人就要砍人头来祭祀神灵。为此,部落与部落之间经常发生械斗纠纷。

        1950年秋,毛泽东主席在接见云南省赴北京参加国庆观礼的少数民族代表团时,向西盟佤族头人问起关于猎人头祭谷的事情,并建议用动物代替。1958年以后,我国佤族地区再没有发生过猎人头事件。

        “我的叔叔就被其他部落砍了头。幸好我生在新中国。”西盟县52岁的佤族老人水拉说。

        “养了一辈子蜜蜂,终于见到收入了”

        走进如今的佤族村寨,一幢幢砖瓦楼房代替了四处漏风的茅草房,硬化水泥路通到了家家户户大门口。通过一轮轮帮扶,曾经的原始部落摇身一变,成为美丽宜居的新农村,贫苦的生活早已一去不复返。

        如此巨大的变化主要发生在最近几年。杨宇说,直到2011年,西盟县还有约40%村民住在茅草房里。自2015年起,西盟县开始实施农村危房改造和易地扶贫搬迁工程,1.5万余户村民陆续从低矮狭小的“草窝窝”和破旧危房,搬进了漂亮牢固的安居房。

        能住进一幢不透风漏雨、亮堂堂的房子,是西盟县44岁佤族村民岩东小时候最大的梦想。2015年,他的梦想成为现实,在易地扶贫搬迁项目补助下,他盖起了一幢200多平方米的二层小楼,一家三代搬进了新房。

        在岩东的记忆里,小时候整个寨子都是茅草房,住不了几年茅草就会腐烂。1982年3月的一天,因为电线漏电,全村几十座茅草房被烧成灰,父亲抱着他跑到村边的田地里才逃过一劫。“整个寨子哭成一片,家里的粮食、衣服都烧光了,幸好人都没死。”岩东说。

        比村庄变化更大的,是佤族人曾经封闭的头脑。“以前村里到处是啤酒瓶,有的懒汉很长时间不洗脸、不刷牙。”西盟县新厂镇永广村一组原组长饿格领说,现在村里醉汉、懒汉少了。“过去大家争当贫困户,现在谁说起自己是贫困户都会害羞,有手有脚就要靠自己过上好日子。”

        家住西盟县岳宋乡岳宋村的水拉大字不识一个,却称得上是村里的能人,养牛、养蜂、养猪,甚至制作佤族木鼓、唱歌跳舞无不拿手。

        前不久,西盟县组织农村致富带头人培训班。水拉刚被选去参加培训时,还一脸的不乐意。“养蜂、养牛我从小就会,这还要人教?”水拉对镇上的干部撇撇嘴说。

        参加培训一段时间后,水拉发现,自己的“土法子”早就过时了。“还是要相信科学!”水拉说,他以前最多只能养30窝蜂,参加培训后一个人就能养两三百窝。“以前我家的蜂蜜就是自己吃,想卖也找不到销路。现在县里引进了一家蜂蜜龙头企业,养了一辈子蜜蜂,终于也见到收入了。”

        新生活就在这歌声里

        “村村寨寨哎,打起鼓敲起锣,阿佤唱新歌……”

        每天清晨,《阿佤人民唱新歌》的歌声都会准时在西盟县勐卡镇班哲村的大喇叭里响起。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这首歌曾唱遍我国大江南北,而班哲村就是它的诞生地。

        67岁的班哲村老人岩乱见证了这首歌的创作过程:1964年10月,年轻的通讯兵杨正仁跟随部队来到班哲村架设电话线,听到村民们晚上围着篝火唱了一首十分动听的佤语歌,爱好音乐的他就把旋律记录了下来,重新填词、改编,产生了这首经典之作。

        “这首歌全村人都爱唱,因为党和解放军对我们佤族很好。”岩乱说,当时解放军驻扎在村外,不拿村民一针一线,还帮村民挑水、砍柴、理发,把自己的饭菜拿给村民吃。

        如今,一批批年富力强的扶贫干部来到了佤族村寨。

        2018年,西盟、沧源两个佤族自治县实现脱贫摘帽。“没有党的好政策,没有这些好干部,我们不可能脱贫。”岩乱说,班哲村有五名驻村干部,他们经常组织村民学习种养殖技术,带领村民发展肉牛、甘蔗、橡胶等产业。“谁家有人生病他们都会马上去慰问。”

        “过去我们饭都吃不饱,只能去山上挖山药、野菜,现在粮食吃不完,还不用交公粮。”坐在自家新房的院落里,岩乱抿了一口苦荞茶说,“这么好的日子,我做梦都梦不到。”

        杨宇介绍,为打赢脱贫攻坚战,西盟县选派了34名副科级以上优秀干部到贫困村担任第一书记、驻村扶贫工作队队长,172名队员驻村帮扶,102个省、市、县单位和7个乡镇共3357名干部结对帮扶所有建档立卡贫困户。

        “除了保障最基本的运行,县里各部门所有干部都去驻村扶贫了。”她说。

        西盟县委副书记、县驻村扶贫工作队总队长郑青江是云南省农业厅派到西盟的帮扶干部。来西盟四年多,部队转业干部出身的他如今已是不折不扣的扶贫产业专家,对西盟近年来引进的中华蜂、云岭牛等特色扶贫产业如数家珍。

        “西盟县摘帽,我也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即将调回昆明的郑青江说,“这四年多,我几乎没时间和家人团聚,但看到佤山的变化,我觉得值了!”

        “村村寨寨,打起鼓敲起锣,阿佤唱新歌。……梯田金灿灿,村寨盖新房。哎哎哎,脱贫致富奔小康、奔小康!”

        “这是我们新创作的佤族舞蹈诗《阿佤人民再唱新歌》。”十九大代表、佤族文化干部杨娜说,佤族人对新生活的热爱,都在这歌声里。(记者 李自良 伍晓阳 庞明广 杨静)

      [责任编辑: 丁凝 ]
      010070210110000000000000011120211382669401
      天天干夜夜拍